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国学礼仪

五朝皇太后悲情一生:下辈子不要做女人ns-444

 时间:2020-06-24 07:49:01 来源: 
五朝皇太后悲情一生:下辈子不要做女人

  如果要问封建时代的女人怎么样才算是达到人生的巅峰?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会给出当皇后,当皇太后的答案,身为国母,再成为天底下能让皇帝下跪的那个人,那感觉真是好极了。但人生往往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唐朝时历经七朝,中国历史罪人排名榜当了五朝皇太后的郭氏会告诉你,这感觉悲剧透了。

7b61315efa3944b0aa4080e9ed95c03f_th.jpg

网络炉石历史故事配图

 关于南京的历史故事 郭太后本名郭念云,她的爷爷是大名鼎鼎的郭子仪,她妈是升平公主,是郭家上下除了郭子仪里最出名最显贵的一位了。在官方史书《旧唐书》“历位七朝(指历唐顺宗、宪宗、穆宗、敬宗、文宗、武宗、宣宗七个皇帝),五居太母之尊(指从穆宗至宣宗五朝皆为太后),人君行子孙之礼,福寿隆贵四十余年,虽汉之马(东汉明帝马皇后,后为太后)邓(东汉和帝邓皇后,后为太后),无以加焉。识者以为汾阳(指郭子仪)社稷之功未泯,复钟庆于懿安(指郭太后)焉。”看起来很牛的人生啊,但是表面光鲜,内里悲凉。

  德宗贞元九年(793)十二月,她嫁给德宗长子广陵王李纯。也许年少青春的她也希望找个合适的暖男作为人生伴侣,但是很不幸,她出生在郭家,注定是要成为政治婚姻的棋子。贞元十一年,生李恒。贞元二十一年三月,唐顺宗封李纯为太子,封她为太子妃。五个月后,顺宗退位成太上皇,李纯即位,是为唐宪宗。李恒被册封为太子。她是李纯的正妻,她儿子又是太子,但应该得到的皇后之位并没有来。虽然群臣多次上奏请立为皇后,但是郭家一门太盛,在宪宗心中,她并不是皇后的绝佳人选,于是,到最后,她都只能成为贵妃。在丈夫的心中,她不是他爱的人,而是郭家为保富贵的物件,当不当皇后,她说了不算。哪怕生了儿子,跟在他身边多年,依然不亲。

  元和十五年(820)正月,宪宗暴崩。太子李恒即位,为唐穆宗。穆宗封她为皇太后。到儿子即位了,她的憋屈似乎应该没有了,天底下她就是最尊贵的那个人了。长庆四年(824)正月,穆宗驾崩,其长子李湛即位,为敬宗。敬宗尊她为太皇太后。以后,穆宗次子即位为唐文宗,穆宗五子即位为唐武宗,皆尊他们的这位祖母为太皇太后,郭太后也一直享受着古代妇女所能达到的最高尊荣和富贵。风光的背后,是独守的寂寞。郭太后在政治上非常贤明。穆宗病危时,宦官请郭太后临朝称制。郭太后将宦官预先准备好的临朝称制的诏书撕碎。武宗即位后,颇好游猎,朝官上谏劝阻,武宗不理。郭太后劝武宗虚心纳谏,武宗游猎才减少。应该说,她各方面表现都很不错,不为家族谋官谋利,为朝廷百年计,不干政。她没有野心,只想安稳到老。

dad13f5f74d144b79de77d7a7c8cf928_th.jpg

网络配图

  只是命运由不得她这样的安排。

  会昌六年(846)二月,武宗去世。后续继承人当中,把持朝政的宦官选择了武宗的叔父、宪宗十三子李忱,即唐宣宗。宣宗上位,对于郭太后来说,名义上不尴尬,因为他也是宪宗的儿子,虽非亲生,她却是嫡母。不过想归想,人家会不会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也许郭太后不计较,新君的生母即郭太后的侍女郑氏和宣宗不会不计较。尤其是郑氏在进宫之前,还是节度使李琦的小妾。宣宗没上台也就罢了,夹着尾巴过日子,现在好了,当皇帝了,当然得把最不愿意想到的那段历史给抹去,而郭太后就是那个障碍。因此宣宗尊郑氏为太后以后,郭太后得到的东西也就差了许多,他们不断地从精神上折磨她。更重要的事情是宪宗之死,他们把疑点全指向郭太后。

  宪宗爱用长生不老药金丹,最后暴崩,死因不明,传言是被宦官杀害。二十多年后,宣宗把这个老案子翻出来,第一要清算的就是郭太后、穆宗母子。怀疑不怀疑的,已经不重要了。证据什么的,也是不需要的。他一上台,不分青红皂白,大开杀戒,宦官,郭太后,郭家人,全部受牵连。大张旗鼓,关的关,杀的杀,流放的流放,郭家从此没落。

  大中二年(848)五月二十一日,郭太后登上她居住的兴庆宫勤政楼,欲跳楼自杀。白天跳楼没死成,晚上达成所愿。至于怎么死的,谁都说不清了。

u=1415298875,3486639299&fm=23&gp=0.jpg

网络配图

  身为五朝皇太后,本应该风光下葬,但是历史就是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。郭太后死后,宣宗的迫害还没停。他不准郭太后与宪宗合葬,理由就是郭太后参与谋害宪宗。虽然礼院检讨官王皞上奏反对,但反对无效,事后王皞被贬官,郭太后被葬于宪宗景陵之侧的外园。虽然多年后回到宪宗身边,但那有什中国历史钱币么用?

  身在最高层的皇太后,她没有野心,在皇权之下,她的不作为也是悲剧的来源,斗争成功会成为武则天,骂名千载,不参与斗争,那么就只有卑微地死去,连死后该有的哀荣都没有,更别说尊崇了。

  人生莫作妇人身,百年苦乐由他人。哪怕五朝皇太后也是如此,下辈子不要做女人。